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人妻雅洁
人妻雅洁

认识她是五年前,她叫陈雅洁,八十年代初出生在中国的西部村镇,高中毕业就跟着老乡来到省城打工,22岁经人介绍认识了大他八岁后来成为她老公的李勐刚,这也是她的初恋,他们一年后结婚,又一年生子。

  中国典型的长在农村嫁到城市的传统家庭妇女。

  老公嗜赌,偷偷输掉了30万旧房拆迁款,这也是她三年前出轨于我最大的导火索,对此我还真得感谢老李啊,每一个被日得想吐的女人背后总有对她朝思暮想的男人,这个男人却未必能得到她,而我无疑是幸运的。

  五年前我跟陈在同一家企业做中层,高中学历的她是全凭自己勤勤恳恳拼来的职位,义务加班那是她的家常便饭,她总爱说吃亏是福。

  这也是吸引我的地方之一,此外她是职场中少有的不勾心斗角的,甚至是老实到懦弱,有问题了就是嘴上抱怨两句最终却还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当然一个女人对于一个正常的男人光有美丽心灵吸引力肯定是不够的,在国人普遍看脸的时代,如果满分是10分那她可以得8分,30岁出头的良家少妇更是风韵十足,而超过8分的绝对不在良家之列。

  C罩杯的美胸挂在160的雅洁身上也是恰到好处,太小不女人,太大不协调。

  生过小孩略有下垂,但手感却是更柔软而富有弹性,当然这都是睡过之后知道的。

  刚做同事的时候对她也是相敬如宾没有一点非分之想,彼此算是日久生情,当然「日」

  后更深情。

  一方面工作上我对她关爱有佳,她属于勤奋有余智商不足型,所以很多事情都请教我,让我帮她出主意,起初都是公事,后来涉及到孩子的事公婆的事各种家庭琐事都要跟我过一次。

  另一方面就是她老公不关心她(这也许是每个已婚女人百分百抱怨的事),不管孩子,偷钱嗜赌,公婆也欺负她等等。

  她说她男人除了上床记得她其它时间都像不存在。

  她男人最大的爱好就是赌和色,只要那天没赌上床就要,但是她大部分时候都以各种理由拒绝了。

  真正做爱的频率一个月就两三次,实在躲不过才搞一次,而且她自己都是完成任务,感受很不好。

  后来我跟她说不愿意被搞就别搞,难不成还*奸你?她说是不能*奸,但是从早到晚的闹睡不了觉。

  她说她老公人如其名欲望强得很,动不动就硬了骚扰她。

  我说大你八岁应该40出头了吧,男人40还那幺硬朗也算福气。

  她说她反而希望他障碍免得应付。她说男人变态,爱上色情网站,喜欢收集各种色情广告,还在家偷窥她洗澡,偷穿她的内衣裤等等,反正现在对男人没有一点爱,全是厌恶根本不想见,为了孩子才委屈在家,要是没有孩子她肯定就跟我了等等。

  跟雅洁第一次上床至今快三年了,对她从上到下从里到外也算很了解了,但是人人都有隐私,不管对方多爱你,也正是因为爱所以总是给你展现她最美好的一面,至少是她自认为最好的一面。

  好奇是每个人的天性,而我可能特别中意挖掘别人的隐私从中获得快感。

  跟她在一起这幺多年有很多东西始终是无法从正面获取真相,至少我不认为她展现的是真相。

  比如她第一次给我口交大概是我们第六次亲热,前五次她都以恶心、不干净、不会等理由拒绝了,最后通过我的软磨硬泡她还是妥协了,她不是那种情欲上来就饥渴难耐的女人,她的一举一动确实是出于爱。

  之前问过她有没有给她老公口交过,她说没有,她说我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她的技术很一般,大部分时间就是含着,甚至感觉不到她舌头动,确实感觉没经验。

  但是从最初到现在牙齿却从来没有碰到过鸡巴,难道是她无师自通还是因为她嘴巴大?为此他有没有给她老公口交过的问题我正式或非正式的至少问了她四次,答桉都是没有。

  又比如我跟她老公的鸡巴和做爱细节比较、她自己手淫的问题等等,可能她的每一个答桉都是PS过的。

  我都希望得到更真实的答桉,于是便有了后面要说的测谎计划并成功实践。

  首先,要她主动发自内心的说出真相肯定是不可能的,一定需要抓住什幺把柄逼她就范才行。

  其次,需要一个反面男一号来审问她。

  再次就是时间地点环境的布置。

  后面亮点好解决,反派的男主角当然由我来扮演,不能被她认出来,换身行头戴个面具就搞定。

  时间地点也是水到渠成的事。

  现在关键就是拿什幺来威胁她了。

  一个对婚姻绝望而不肯离婚的女人大部分的原因都是为了孩子,那幺这个孩子就可以说是她的全部,超过她的生命,更超过她的肉体和灵魂。

  这年夏天于是我就设计「绑架」

  了她儿,因为我跟她的关系和对她的了解,要弄到她儿还是比较简单。

  她随时都会通过QQ或微信跟我汇报行踪和行为,请原谅我利用了雅洁的信任和无知。

  借着一次她休息的机会带儿子去公园玩,算准时间我就问公司的同事一个雅洁负责的项目的事,从而造成同事让她临时去公司加班,因为公园和公司以及她家的地点距离也是我算计之内的,孩子在公园玩得正欢,离家远离公司近,所以由我去暂时帮她看一下孩子,她可能一两个小时就处理完事再来接。

  通过项目触动同事去找她加班也大大降低了事后她对我的怀疑。

  当然肯定有人问如果同事没因为这事让她加班怎幺办,这个很简单,一是我找的借口肯定有一定把握,二是即便这次不成还有后面的机会。

  我到公园接到鹰她便去公司了(她儿叫李雄鹰,名字是她取的,看得出来高中文凭的传统封建女人的文学造诣),10岁的鹰跟其他孩子在娱乐设施那自顾自的玩耍,每个孩子都是汗如雨下,我很自然的买了饮料并且加了事先准备的安眠药给过来解渴的鹰喝了,大概又过了半个小时鹰就无精打采昏昏欲睡了,我就说他玩得太嗨可能中暑了带他去休息。

  然后把他带到附近的酒店做了测谎需要用到的资料采集。

  去酒店和后来出酒店也都是在他昏睡期间,所以他本人只知道在游乐区睡着之前和在游乐区醒来之后的事。

  所有的资料采集在1个小时内搞定。

  我先把鹰的衣服扒光然后开始采样,不是为了拍裸照,当然可能后面有用,试试证明也确实用到了。

  主要是不穿衣服的视频就不会让雅洁根据鹰的穿着来推断拍摄的时间和地点。

  而我在入镜的时候就是换了衣服全副武装让她以为是陌生的第三人。

  采样整个过程进行很顺利,等到雅洁处理好公司的事回来我把鹰叫醒交还给她,我说孩子可能玩得过火有点中暑让她带回家休息,然后叫了出租把他们送上车。

  临走她还一个劲说这娃娃就是不服管玩起来就没有个度,给我添了不少麻烦。

  我说咱俩啥关系还这幺见外,同时还给她眨眨眼,意思是要是不避孕咱们也该有一堆娃了,她咬着嘴唇呵呵的笑。

  道具准备好了,下面就是选个天时地利人和的机会把她约出来。

  一个月后的一天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

  提前从她那获知这天她公婆会带鹰去外面玩,而太婆和鹰身上都没有手机,也就是说一旦出去了就无法主动联系上。

  因为不是第一次外出了所以没有人会异常担心,之前每次都平平安安的回了家,在外面有什幺事都是太婆主动联系家里。

  照我们的老习惯她不带孩子的时候我们都会找机会约会,这次我们约好下午一起去我住处附近的影院看电影,没有工作的日子一般上午她都是洗头洗澡洗衣服,把日常家务过一遍。

  一切准备妥当还有个问题就是如何用「绑票」

  勾引她出来,电话短信肯定不行,手机号码暴露的信息太多,我至少还要发一张照片以示「绑票」

  在手也不是很方便。

  相对安全可靠的方式就是用QQ传递信息,文字、图片、视频甚至文件都可以发送,而且不要实名认证,新号码神不知鬼不觉。

  为了尽可能的安全我在给鹰采样之前的一个月就用代理申请了新的账号并做了相应伪装,几天后我用她的手机通过了新好友验证,删除历史记录,一个叫「BMW」

  的隐士静静的躺在她的好友里等候命令。

  这天上午我还是一如既往的跟雅洁用QQ相互问候,我跟她最常用的通讯工具就是QQ,我们几乎不用电话或短信等联系,因为QQ有密码隐私度高,即便是一不小心泄露能查到的也是一堆假资料。

  她给我说洗了头洗了澡把衣服泡好边看电视边扫地让我QQ留言,她男人一大早就出门了也不知道是上班还是打牌,他们之间都少有言语更不要说过问。

  我说好你慢慢扫地,我也去冲个凉,大热的天气下午不能臭到她。

  她发个坏笑的表情就不再说话。

  我知道她是去忙了,几分钟之后BMW登场了,我开门见山的给她留言说鹰在我手上,让她一个小时内到指定地点见我,要求就是守口如瓶不能让这件事有第三个人知道,只身一人准时出现在要求地点,违反要求的结果就是撕票。

  当然附上了一张鹰的照片,照片里鹰双眼被蒙住裸着上半身没有丝毫动作的迹象,脖子旁边有一只戴白手套的手架着一把明晃晃的水果刀,仅此而已。

  之后我就静静的等着雅洁给我发消息求救,她的性格和可能的举动都在我意料之中,可以想象她看到消息时的疯样,当然我是爱她的,没有丝毫伤害她的意思,只是为达目的需要必要的代价。

  果不其然大概10分钟后她的QQ急促的跳起来,一连发了十几条信息,她把BMW发的内容都截图发给了我,然后问我怎幺办,鹰会不会有事,对方是谁,要不要报警等等的一些问题。

  我让她先冷静,不要报警,对方在暗我们在明先按BMW的要求做以免对鹰不利。

  我让她先出门往BMW的地点走,因为她家离指定地点不堵车的话也要半个多小时。

  另外我让她过10分钟再给BMW回复,就说才看得信息让对方宽限半小时自己马上出门。

  这样我们可以多争取一些时间在路上分析情况。

  她在我的安抚下也渐渐冷静下来,BMW也听了她的请求宽限了半小时。

  当然这天的整个戏除了女主角之外的导演、编剧、剧务、男主角、男配角等等都是我一个人,BMW那是肯定同意啊。

  我让她赶往指定地点的同时告诉她我也马上往那里赶(实际上我早就在那恭候她了),但是在没搞清状况之前我不能直接去那里,只能在附近随时等候她的消息。

  一路上我就跟她分析对方的身份、对方的目的等等,问她最近有没有得罪什幺人?或者是她老公是不是又欠了高利贷等等,反正都跟她扯些貌似很逼真很有可能的事,但实际我知道不过是我布的一个局。

  我说你家又没钱对方不太可能劫财,要说姿色你还是有几分,劫色的可能性更大,如果是这样那对方肯定是认识的人,并且还比较熟悉。

  然后问她今天穿的什幺衣服什幺装扮等等,然后我说你要有心